汉字书同文研究-九游会ag官方网站

湘潭市工贸中专,湘潭职校,湘潭中专,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湘潭工贸学校,湘潭市一职,学校简介,招生简章,入学指南

发布日期:2005-09-28

彼此沟通与非等同异体字的整理


(山东) 冯寿忠


无论是新式汉字的建设,还是老式汉字的整理,都应充分关注新老汉字的“彼此沟通”问题,因为这是在“各安现状”的基础上,逐步实现“大中华汉字书同文”的前提和基础。就目前而言,实现“彼此沟通”的道路已经开辟,但尚未尽如人意的是,道路还不十分通畅,还有不少阻碍沟通的障碍字亟待清除。其中最为突出的障碍字主要有两种:
⑴非对称繁简字;
⑵非等同异体字。
所谓非对称繁简字,是指由于汉字简化整理的不同步所造成的,对应于同一语素的汉字字形,在两套汉字体系间并不能繁简对等一一对应的现象,譬如字数上的一简多繁、一繁多简,音义上的你有我无、我有你无等等。所谓非等同异体字,是指由于异体字整理不同步所造成的,对应于同一语素的汉字字形,在两套汉字体系中并不完全等同的现象,譬如你分我合、你取我舍等等。
解决非对称繁简字问题,实质上就是取消个别不合理的简化现象,将几十个被打倒的繁体字扶起来,恢复其原来职位,从而实现“繁简对等,一一对应”的目标;解决非等同异体字问题,实质上就是将所有非等同异体字梳理一遍,纠正个别不符合整理原则的现象,重新确认某些字的正体地位,从而实现两套汉字“记同语,用同字”的目标。二者的不要同在于,前者的整理目标是使两套汉字各自保留或繁或简一种变体字形,后者的整理目标是尽可能消除两套汉字在使用异体字上的非等同现象,力求达成统一。应当承认,这些整理本身,无论从理论上还是技术上说,都是不难实现的,要说困难的话,恐怕主要在于社会接受的压力等方面。
鉴于非对称繁简字的整理问题,本人已经进行了初步研究,并提出了一个九游会ag官方网站的解决方案,本文将着重讨论非等同异体字的整理问题。
⒈非等同异体字及其来源
据说,广州市旅游局在推出其精心打造的“珠江一日游”旅游项目后,曾有港澳台客人询问:“是在水中游,还是在路上遊?”为什么会有如此疑问?问题就出在非等同异体字上。因为“游、遊”是前者包孕后者的意义包孕异体字,在老式汉字体系中,“游”多数用作“水中游”之义,“遊”专指“陆上遊”之义,而在新式汉字体系中,两种意义都只用一个“游”。本人也常受到非等同异体字的困扰。当进行繁简文本的转换时,经常莫名其妙地把“什么”变成了“什幺”。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连续两次操作“繁转简”的缘故,虽然属于软件问题,但罪魁祸首却是非等同异体字。原因是:“么、幺”是前者包孕后者的读音包孕异体字,在老式汉字体系中,读“yao1”时多用“么”,读“me5”时多用“麽”;而在新式汉字体系中,读“yao1”时多用“幺”,读“me5”时多用“么”。因此第一次繁转简电脑把“什麽”变成“什么”后,而再执行该操作,电脑就以为是要把“么”变成“幺”了。总之,非等同异体字跟非对称繁简字一样,也是新老两套汉字对应交流的突出障碍,应尽快加以解决。
从正体和异体的关系上看,异体字有三大来源:⑴绝对异体字;⑵包孕异体字;⑶交叉包孕异体字。
⑴非等同绝对异体字
所谓绝对异体字,是指音同、义同而写法不同的异体字。按说,只要两套汉字对绝对异体字都采用取舍法,而且选择了相同的正体字形的话,就不会出现影响“彼此沟通”非等同异体字。然而,如果只有一套汉字采用取舍法,而另一套采用分化法或未加整理,或者都采用取舍法而选择了不同的正体字形,就都会造成非等同异体字。前者如“够—夠”,新式汉字只取“够”,而老式汉字两字都取,故造成了“非等同”的问题。后者如“墻—牆”,新式汉字选“牆”为正体,简化为“墙”,而老式汉字则选“墻”,没有简化。
与之相关的问题是:有些在新式汉字中被确定为绝对异体字的,在老式汉字中也许不是,如“皓—皜”,在新式汉字中被确定为绝对异体字,采用了取舍法,只取“皓”,而老式汉字则没有整理(相当于采用了分化法)。这说明,如何确定绝对异体字的范围的问题,也是需要值得关注和继续讨论的。我们的意见是,在“音同、义同”两个条件之外,再加一个条件“域同”,尽量把绝对异体字的范围缩小。所谓“域同”即适用领域相同,如适用于同类语体、同类风格,都常用作人名、地名用字,都适用于同一种字体,都可跟某些字(词)一起用,等等。缩小绝对异体字的范围,既有利于使书面语言更加精密化,又有利于与古书面语彼此沟通。
⑵非等同交叉包孕异体字
交叉包孕异体字,虽然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毕竟各有侧重点,因此只要两套汉字都采用分化法,两字都收,就不会有非等同问题。然而,如果只有一方采用了分化法,而另一方没有采用的话,也会造成非等同异体字。例如:
膀:bǎng、bàng、pāng、páng;髈bǎng、pǎng
二者只在读bǎng时同义,在其他读音上则大相径庭,因此,老式汉字采用分化法,让二者并存并用,是合情合理的,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却采用了取舍法,取消了“髈”的正体字资格。这种应该采用分化法却采用了取舍法整理的异体字,也有一大批,要想顺利地彼此沟通,就应当尽快扫清这些障碍。
⑶非等同包孕异体字
对于包孕异体字,如果都采用分化法整理,让每个字分工表义,各司其职,其结果跟交叉包孕异体字一样,也无所谓非等同问题。如果都采用取舍法,又选择了相同的正体字形的话,也无所谓非等同问题。但如果只一方采用了取舍法,另一方没有的话,就必然造成非等同问题。例如“菢、抱”,在意义上“抱”包孕“菢”,属于意义包孕异体字。在新式汉字中,“菢”被取消正体资格,而在老式汉字中“菢”被保留了下来,与“抱”共存共用。于是在两套汉字体系中,“抱、菢”就成了一对非等同异体字。
总之,绝对异体字(如果都采用取舍法)和交叉包孕异体字(如果都采用分化法),一般都不会造成非等同异体字。需要重点关注的主要是:⑴只有一方采取了取舍法整理的绝对异体字;⑵只有一方采取了分化法整理的交叉包孕异体字;⑶各方分别选取了不同的正体字形的包孕异体字。对这些重点问题,最好应在各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做出抉择,各行其是,就难免分道扬镳。
在需要关注的三个重点对象中,来自包孕异体字的非等同异体字,因数量较大且学术界关注较少,可算是重中之重,为此下面着重谈谈非等同包孕异体字的整理问题。
⒉非等同包孕异体字的整理
包孕异体字整理的基本原则是:⑴当被包孕者的使用频率较高时,采用分化法,让被包孕者和包孕者共存共用,分工合作,各司其职;⑵当被包孕者的使用频率较低时,采用取舍法,只取包孕者为推荐使用的正体字。
根据我们的调查,新老两套汉字之间,仅在cjk范围内,就有370多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这些包孕异体字,在老式汉字中,大多是两种(个别是两种以上)字形同时被采用的,或者说大多是未经过整理或采用分化法整理的;而在新式汉字中,则大多是采用取舍法整理,只推荐使用其中的一种字形的。唯一的例外是“着、著”一组,老式汉字采取取舍法,舍弃了“着”,保留了“著”;新式汉字则采取了分化法,同时保留了“着”和“著”。
非等同包孕异体字的成因有二:⑴在老式汉字体系中,这些包孕异体字基本上未得到整理,而在新式汉字体系中却得到了整理;⑵在新式汉字体系中,得到了整理的包孕异体字,并非都严格执行了异体字整理的基本原则,主要表现是,有些不该按取舍法整理的都按取舍法整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要彻底消除这些非等同包孕异体字,最好的解决办法自然是:
⑴根据上述两条整理原则,重新检讨所有非等同异体字,宜用分化法整理的,一律按分化法重新进行整理;
⑵不适宜按分化法整理的,可在两岸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按取舍法整理,在当前无法协商的条件下,可继续观察一个时期,然后再作决定。
⑴宜按分化法整理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
从包孕条件上看,包孕异体字有意义包孕异体字和读音包孕异体字两大类,在各种宜采用分化整理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中,都包含这两种类型,现详述如下:
第一,被包孕者被收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而包孕者未被收入的包孕异体字,包括:
⑴意义包孕异体字(8组):锉、剉,欢、讙,巨、鉅,荞、荍,熔、镕,实、寔,剃、薙,修、脩;
⑵读音包孕异体字(23组):倍、棓,策、筴,铲、刬,绸、紬,锄、鉏,端、耑,翻、繙,泛、氾,阁、閤,洁、絜,克、尅,奶、妳,暖、煖,挪、挼,匹、疋,跷、蹻,偷、媮,向、曏,欣、訢,幺、么,灾、菑,札、劄,咤、吒
既然其被包孕者(前者)已被收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说明这些被包孕字的使用频率是较高的,因而,理应按分化法整理,将这31组中的包孕者(后者)列为被推荐使用的正体字。
第二,已被《现代汉语词典》按分化法整理的包孕称异体字,包括:
⑴意义包孕称异体字(49组):棒、稖,嗔、瞋,棰、箠,抵、牴,动、働,仿、彷,扶、榑,构、搆,挂、罣,果、菓,胡、衚,绩、勣,茧、絸,茧、趼,局、侷,局、跼,撅、噘,昆、崑,栗、凓,亮、喨,凛、懔,仑、崙,漫、熳,渺、淼,拿、挐,拟、儗,臬、臲,胼、跰,剽、慓,旗、旂,勤、懃,拳、惓,确、埆,蕊、橤,甜、菾,托、乇,洼、窊,杌、阢,嘻、譆,溪、谿,晰、皙,丫、桠,扬、飏,翳、瞖,榨、醡,掌、礃,周、賙,胄、伷,准、埻;
⑵读音包孕称异体字(55组):暗、晻,熬、爊,榜、牓,棒、棓,蚌、蜯,暴、虣,奔、犇,扁、稨,扁、藊,采、寀,叉、扠,车、伡,称、偁,臭、殠,衰、縗,鸟、屌,斗鬥、枓,镦、驐,夫、伕,佛、彿,俯、頫、俛,扛、掆,糊、餬,划、搳,溃、殨,奇、觭,侥、儌,碌、磟,啰、儸,麻、痲,排、棑、簰,屏、幈,曲、麴,塞、揌,糁、籸,趟、蹚,陶、匋,螣、蟘,同、仝,同、衕,纹、璺,巷、衖,哑、痖,邪、铘,殷、慇,涌、湧,着、著,砧、椹,掷、擿,苎(苧)、芧,撰、篹,撰、籑,馔、篹,馔、籑,纂、篹
这104组都是前者包孕后者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其前者即包孕者已被收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其后者即被包孕者未被收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但被收入《现代汉语词典》。从其被包孕者的使用频率看,其使用频率都是较高的,具备按分化法整理的条件,因此,我们认为,《现代汉语词典》按分化法整理,把它们列入被推荐使用的正体字之中,是比较恰当的。
第三,被包孕者的使用频率较高,且包孕者音义分工比较明显的包孕异体字:
⑴意义包孕异体字(27组):布、佈,草、騲,尝、嚐,豆、荳,毁、燬,径、逕,里、裡,栗、慄,戚、鏚,升、昇,尸、屍,疏、疎,苏、甦,酸、痠,坛、罈,涂、凃,席、蓆,夭、殀,游、遊,淤、瘀,愈、瘉,岳、嶽,龠、籥,沾、霑,志、誌,注、註,周、週;
⑵读音包孕异体字(32组):挨、捱,把、欛,刨、鉋,背、揹,奔、逩,并、並,采、埰,参、叅,嘲、謿,谌、訦,冲、沖,仇、讐,掸、撢,当、儅,斗、鬦,喝、欱,夹、裌,劲、劤,咳、欬,淋、痳,弄、衖,脉、脈,冒、冐,兒、郳,努、呶,铺、舖,曲、粬,蛇、虵,拓、搨,体、躰,占、佔,笮、筰 
这59组也都是前者包孕后者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其中的被包孕者(后者)既没有被收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也没有被《现代汉语词典》确认为正体字,但是,它们的使用频率都较高,而且跟包孕者的音义分工比较明显,因此,我们认为,也应该按分化法处理,将它们列入被推荐使用的正体字之中。
⑵需要继续观察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
除了上述各类194组可按分化法整理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之外,还有180多组是需要继续观察研究的。要不要按取舍法整理,还不忙急于作出结论,应根据对其被包孕者(后者)的使用频率的调查统计结果,以及在各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再做出决定。它们是:
⑴100多组意义包孕异体字:暗、闇,抱、菢,驳、駮,博、(簙愽),彩、綵,谄、謟,碜、硶,吃、喫,蠢、惷,耽、躭,荡、盪,雕、(彫琱),雕、鵰,渎、凟,讹、譌,厄、阨,概、槩,拐、柺,轰、揈,呼、虖,回、(逥廻廽),毁、譭,奸、姦,僵、殭,劫、(刦刧),斤、觔,浸、寖,撅、撧,慨、嘅,坎、埳,瞰、矙,炕、匟,考、攷,肯、肎,叩、敂,扣、釦,侉、咵,馈、餽,榔、鎯,历、(厯歴),历、厤,梁、樑,凌、淩,垆、罏,橹、(艪艣),戮、剹,戮、勠,面、靣,面、麪,拈、(撚、捻),念、唸,佩、珮,骗、騗,凄、淒,凄、悽,戚、(慼慽),期、朞,钳、拑,枪、鎗,丘、坵,球、毬,渠、佢,确、(塙碻),攘、纕,绕、遶,伞、繖,参、(葠蓡),审、讅,升、陞,搜、蒐,穗、繐,坛、壜,糖、醣,托、(託讬),玩、翫,挽、輓,喂、(餵餧),辖、(鎋舝),弦、絃,衔、啣,效、傚,效、効,幸、倖,凶、兇,炫、衒,宴、醼,扬、敭,蚁、螘,喑、瘖,淫、婬,逾、踰,郁、(鬰欝),欲、慾,愈、癒,赞、(讚讃),噪、譟,札、(箚剳),闸、牐,榨、搾,针、鍼,鸩、酖,旨、恉,咨、諮,鄹、郰;
⑵80多组读音包孕异体字:柏、栢,刨、鑤,倍、棓,并、併,并、竝,采、採,查、査,厂廠、厰,澄、澂,创、剏剙,蹴、蹵,攒、欑,呆、獃,挡擋、攩,嘀、唙,斗鬥、鬪鬬,欸、诶,繁、緐,干乾、乹亁,干幹、榦,杆、桿,杠、槓,胳、肐,格、挌,个個、箇,和、咊龢,核、覈,哄、閧鬨,哗、譁,筴、梜,假、叚,解、觧,蹶、蹷,克剋、尅,腊、臈,徕、倈,溜、霤,麻、蔴,脉、衇,糜、穈,氓、甿,秘、祕,宁(寧)、寕,宁(寧)、寗甯,弄、挵,膀、胮,彷、徬,胖、肨,炮、砲礮,契、栔,铅鉛、鈆,茜、蒨,觑、覰覻,扇、搧,钐釤、鐥,糁、籸,刷、唰,俟、竢,塔、墖,恫、痌,峒、峝,捂、摀,戏戲、戱,鲜、鱻,鲜、尠尟,向(嚮)、曏,嚣、嚻,邪、衺,契、偰,熏、燻,烟、煙、菸,燕、鷰,荫(蔭)、廕,扎、紥紮,拶、桚,攒、儧儹,楂、樝,炸、煠,症、證,只、衹、秖,忪、伀 
这180多组非等同包孕异体字,在新式汉字体系中,《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只承认其前者为被推荐使用的正体字形,对后者没有交代;在老式汉字体系中,其前者和后者都是共存共用的。到底应如何整理,还需要做更多的调查研究工作。
我们以上提出的各种解决办法,基本上是从新式汉字建设的角度立论的,如果着眼于老式汉字的整理,也许会另有见解,因此,诚心希望港澳台学者也积极参与到此项研究中来。
参考文献
⑴高更生师著《汉字研究·待规范异体字整理表》,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
⑵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汉字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语文出版社,1989。
⑶文化部、文字改革委员会发布《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1955。
⑷《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商务印书馆,1998。
⑸台湾国语推行委员会研订《国字标准字体楷书母稿》,1993。


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旧版的联系方式:e-mail:nqwy1234@sina.com

 

井田汉字,独一无二的汉字结体构形理论,科学地解决数码时代汉字所面临的问题。

 语言文字网  2003-2013©j9九游会登录入口首页旧版的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